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2021,租客的新年Flag立起来

2021年03月03日 10:08

新的一年已经起航,过去你的目标实现了吗?新的一年,你由立下了什么FLAG?是谈一场甜甜的恋爱还是养一只宠物,是实现精神独立还是经济独立?

不过今年你的FLAG旗帜可以拔掉,真正实现你的目标吗?去年去去年去去去年的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今年可不能再像过去一样啪啪打脸啦!


作为有志青年,2021年一定要坚定信念,拥抱信心,坚持下去,做好充足的准备,这样,才能有更多的底气和力量,迈向新的一年,不会轻易放弃目标。

租客网:2021,租客的新年Flag立起来!


当然实现目标的第一步,都离不开租房。

对于“漂”在城市的人们来说,想要在陌生的城市拥有一个“家”,一处遮风避雨的乐居,都离不开租房,很多时候,租一间舒适、喜欢的房子成了很多人的新年目标。

想要享受精神、经济独立,养些小宠物,打造自己的舒适空间,都需要租一间合适的房子。

繁忙的工作早让我们无所谓房间的大小,只求有个安心舒适的环境,可以一个人住又比较便宜,或者同居室友单身且不吵闹,房东人很好,就能给繁杂的生活带来一丝丝心灵的慰藉。

很多网友说,2020让租客遍体鳞伤,而跟随2021来的还有一整季的房租……。2021来了,很多人在挣扎中思考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在陌生的城市等待未知的将来,还是就此结束回到家乡。在高压的环境下变数太多了,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有强大意志力坚持到最后。如今房东催房租的手机铃声,简直是噩梦般的存在。时间一久,我们甚至开始动摇自己的初衷。


租客网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会不会让身在他乡的租客多一些温暖呢?

正是因为市场存在的寒冬,租客网力图为所有租客带去更好的租房体验,用更好的服务,为租客提供便捷、诚信、舒适的租赁平台,打造完整的租客生态体系,让租客在这个冬季也能感受到温暖。

目前租房市场中主要存在着3种运营模式:租房分类信息平台、传统线下中介门店、公寓租赁,收费模式各不相同。在传统中介的租房模式下,弊端冗杂让我们租客都感到了压迫。租客网推出单边收费服务,大多数租客都表示确实能给自己减轻不少负担。

租客网通过整合各方资源,起到租客和房东之间的“管道”角色,一方面为公寓主、房东、中介、房产开发商导流,一方面做到为广大租客提供高品质、全方位的房屋租赁服务。这些对于租房行业来说,直接规避了“虚假宣传、虚假房源、不良中介、无房可租”等等一系列问题。


谈及租赁市场发展,租客网创始人表示:“受房价攀升及人们消费心理的影响,租客群体日渐庞大,尤其是在一线城市,租房极为普遍。租客网为了服务租客,减轻租客的负担,将不断提升租客租赁体验感。让租客租着过,也能感受到温暖。”

相信2020会成为你过去奋斗的证明,2021会有更美好的事物在等着你;愿我们2020所有的遗憾都是2021惊喜的铺垫。

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

愿你2020年所有的“白忙一场”

变成2021年许多的“幸好当初”

2021年,租客网在此向每一位认真前行的租客们,致敬!


相关推荐

房子租不出去,不一定是租金的问题!

最近在北上广深出租房子的房东们可能会明显感觉到自家的房子不好租,很多房东抱着“涨一涨”的心态调整了价格,结果房子根本无人问津,调整到正常水平后,才会有零星的中介带着租客来看房,直到把房租降低一些,才有租客表现出愿意议价的态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据统计,25个城市中还有14个城市租金出现环比下降。其中,北上广深租金分别环比下滑0.70%、2.30%、3.60%和2.50%。相比于去年房屋租赁市场的火爆,今年的租房市场则显得冷静许多,原因在于2018年各大核心城市的租金普涨,重要推手就是长租公寓之间爆发的抢房大战,长租公寓在资本的推动下,为了快速抢占市场,不惜高价争夺房源。比如,一开始3000的租金,经过多方几轮争抢,分分钟就被长租公寓加价到5000-6000,拿到房源后经过改造隔间,再将他们推高的房价转移到租客身上,租房毕竟是刚需,你不租有别人租,公寓不愁租不出去。根据去年8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房租同比涨幅最高的城市上涨幅度竟然高达70%,从租金绝对值来看,北京、深圳、上海,分别位列前三,北京的平均租金更是接近100元/月/平方米。并且这种情况是在经济增速、人均收入增速不相匹配的情况下发生的。正当抢房大战、租金贷等乱象愈演愈烈时,政府及时出手调控,约谈各企业负责人,遏制了租金快速上涨。深圳某位房东表示,“去年,我都不用亲自和他们联系,就等着看哪家最后出家高就行了,但是今年不一样了,有些中介觉得贵,直接就没有声音了。”出现的“租金下调”现象一方面使得房东的房源空置期加长,尤其是针对那些不愿意在原本租金的基础上进行下调的房东,从而导致了更大的经济损失;另一方面是针对租客而言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尤其是针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而言,经济能力相对较弱,可支配收入不稳定,更需要相对宽松的租房经济环境。如何在供需双方中保持良好的平衡点,在维护市场稳定的同时使双方的需求得到最大化满足?为此,年轻租客群体的聚集地——租客网始终致力于为广大租客和房东提供优质服务。租客网提供的“线上实时看房”的服务,免除房东“租客看一次房,就要请假回家开门”的窘境,也帮助房东解决了“房屋钥匙托管”的问题,进而加快租房成交率,减少空置期所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损失。这项服务对于租客而言也大有好处,既解决了下班之后还要拖着疲惫的身躯东奔西跑看房的烦恼,也可以邀请朋友家人帮忙一起参考,给出更多建议,还能在白天和晚上等不同时间段查看房屋的采光情况,选择心仪的房源之后,就可直接联系工作人员实地看房,节省大量时间,还能多重选择、多样比较。租客网提供的每项服务都站在租客和房东的多重角度考虑,只有同时最大化满足双方需求,才能更好促进租房市场的稳定发展

2020年09月08日 10:23

又是一年毕业季,租房要注意什么呢?

毕业生们即将走出校园,迎来步入社会的第一次考验——租房。不过,今年毕业季北京的租房市场与往年相比大不相同,由于疫情,人们的看房方式、对房源类型的要求有所改变,有从业人士表示,受疫情影响,北京的租房旺季似乎并不能如期到来,租金也不会随着毕业季的到来而大幅上涨。疫情对租房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问题也随之显现,线上看房更加火热,但虚假房源博人眼球,让人难以避免入坑,刚毕业的你,有没有做好准备迎接租房“大考”?线上看房导致虚假房源过多“北京房租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贵啊。”孙婷近期在找房子,今年从辽宁大学毕业后她将要来到位于北京望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工作,“临近毕业了,我想提前在网上找几套房子,到时候直接过来看房、入住。”打开租房软件,孙婷有一丝窃喜:“都说望京附近大公司多,房子很贵,我搜了搜,比我预想的要低很多,从照片上看,房源也都很新,装修挺漂亮的。”孙婷表示,软件上搜索望京附近的合租卧室,一个月1600元、2000元的房源非常多,而且从图片来看装修都很新,非常吸引人,这也让她对于毕业后的北漂生活充满了期待。不过,真正到了北京,开始看房时,孙婷却大失所望:“原来软件上发布的都是虚假房源啊,他们用低价、精美的图片来吸引客户,等真正要求看房时却说房子已经被租出去了,带我去其他类似的房子看看。”孙婷表示,网上发布的1600元一个月的房子根本不存在,真正在现场看房时,中介人员会说现在是租房旺季,价格也没有再低的余地。“这么热的天,带我看来看去,最后告诉我价格是假的,我只想爆粗口,浪费我时间!”看房后孙婷一肚子火,初来北京的心情异常糟糕,也预料到了北漂初期生活的窘迫,“刚毕业还没有收入,家里按照2000元一个月给我的房租,现在让我回头找家里继续要支援,实在开不了口。”在宾馆住了一周后,孙婷为防止被骗,线下找了房屋中介,以3200元每月的价格租下了望京附近的一个合租小次卧,并表示虽然价格超出预期,但住起来感觉比较靠谱。被虚假房源影响浪费的时间,成了孙婷正常入职的阻碍。“房子租不下来,没有时间去办理入职,最后经过与公司商量,晚去了三天,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给公司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以后努力工作吧。”贝壳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毕业季租房洞察报告》调研数据显示,51.4%的受访者反馈,虚假房源信息是最大的租赁痛点,其次是安全隐患及工作不稳定导致的更换住处。为了了解情况,笔者登录了某软件,在租房板块,搜索海淀区五道口附近整租房源,其中紧邻地铁、价格在每月6000元左右的两居室房源有很多。而实际上,在号称“宇宙中心”的五道口租一整套两居室,每月8000元、9000元才是真正的市场价格。笔者咨询中介人员房源是否真实、是否存在时,对方表示房源真实,但仅为短租。对此,一位房屋中介人员对笔者讲道,这是中介在该平台出租房屋的一种营销手段,尤其疫情期间,人们都会选择先在线上看房,所以虚假房源信息会更多,这样可以吸引客户前来询问,进而有深度沟通的机会,才会有签约的可能。意向房源偏向整租“整租一套多少钱?”在北京从事租房中介工作三年的吴强对笔者说,疫情发生以来,问整租价格的客户变得更多了。在北京工作三年的林娟最近开始找房子,近期由于疫情影响,她准备从三人合租的房子中搬走,整租一套一居室独自居住。“北京目前的疫情形势有些严峻,我与两个人同住在一个三居室,每天大家早出晚归,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去上班,感觉并不安全。”林娟说。于是,林娟开始寻找其他房源,由于她所住的中关村整租价格过高,她便选择五环外交通较为便利的地方看房。“看了看开间,比我现在住的大概贵1500元,上班远了40分钟,花钱买平安,我自己是认可的。”吴强表示,自疫情发生以来,他所接触的客户中,整租成了热门的选择。“尤其是最初一段时间,北京要求来京人员要隔离14天,如果自己已经隔离过,同住的室友回来,要一起继续隔离,这样会耽误自己的工作安排,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和损失。”“不过,今年整体的房租与前两年相比是下降的。”吴强介绍,单间的价格比往年下降了100~200元/月,整租房源的价格则下降了200~300元/月,这对于从合租转到整租的人们来说,租金相差幅度相对变小,也更容易接受。对于即将到来的毕业季,吴强认为房租并不会上涨:“根据我的经验和判断,如果疫情没有结束,房租的价格应该就不会上涨,今年租户续租我们也没有涨价,为了吸引客户,我们也会做出一些活动来稳定市场。”疫情刺激“无接触看房”模式快速发展从外卖的“无接触配送”,到快递的“无接触投放”,疫情期间,“无接触看房”也成为了一种发展迅速的看房模式。VR看房、线上签约一时成为了租房界的热门词汇,尤其在北京,目前管控措施较为严格的情况下,线上看房成为了租客寻找房源、选择房源的唯一途径。据我爱我家研究院统计,2020年5月,北京住房租房交易量环比增长28.92%,同比2019年5月增长13.28%。今年3月、4月、5月交易量连续大幅上涨,虽然较去年3月、7月的高点仍然低5%~6%,但整体交易规模已与去年旺季高点持平。“4月、5月,北京已经放开了疫情防控政策,人们登记后基本可以进入小区线下看房,交易量大幅增长和这种看房方式有很大的关系。”吴强对笔者说道。此外,吴强表示,通过视频、照片或VR看房虽然方便快捷,但成交量却远远不及线下实地看房。“很多人线上看房就真的只是看看而已,了解一下房源和价格,大部分人并没有真正选择签约,认为还是现场看了比较踏实。”不过,线上看房也确确实实方便了一部分身处异地的人。“随着疫情逐渐稳定,一些在北京工作的外地客户,因为还没有来北京复工,但需要提前确定好房源,所以这类人通过线上看房、线上签约的占大部分。”吴强说。吴强对笔者说,相比之下,今年是线上看房方式利用率、签约率最高的一年。往年来讲,99%的客户在线上了解后会实地看房确认再签约,但今年,线上看房的成交量比往年高出很多。“疫情也推动了这个行业技术的进步与发展。”对于线上看房方式,贝壳CEO彭永东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面数字化和服务者进化是居住产业互联网的关键要素,平台一方面通过数字化将数字空间与物理空间实现连接和重塑,另一方面为行业提供了大量新的服务者。

2020年08月22日 17:38

融洽租赁关系需要维系

说到房东与租客,如果遇到了好房东或者好租客,无疑是幸运的。人就是那么感性,你好我也好,下面听听房东与租客的故事吧。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前几年我在深圳租房子。别人都八九百一个月。我是两百八,第二年别人涨到一千多,房东只给我涨了三十块。退租的时候我把房间里搞得干干净净的,马桶都刷了好几遍。典型的知恩图报,都是好样的。还有的遇到了这种房东,我没有买房子之前租的房很脏很破旧。我只租一年,把房子收拾的漂亮温馨,因为买新房,搬走时所有家具,厨房用品都没有拿,而且还把房间擦扫干净。可是房东还是把我刚刚入住时替他垫付的三百多水电费没有给我。我很鄙夷他,如果有证据证明,可以要回来的。还有和房东成为亲人的,比如这位网友说,我第一次做生意也遇到了好房东,当时当结婚特别穷,我和老公开一小吃店,手里没有钱,别人一年一交房租,房东允许我一个月一交。房东秀云嫂子也常常给我帮忙。每次想起来都十分感动。我家条件越来越好了,现在和房东一家人一直有联系。房东大哥的俩儿子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看到我都很亲,一直老姑老姑的叫着,很暖心。感谢李大哥一家善良的人。好人一生平安!看到最后这位网友的故事,说实话我感动了,觉得有爱真好。我觉得人与人之间要学会互相理解,尊重,房东和租客一样会相处的很好。

2020年04月16日 14:21